你似我尘埃里的星辰——数学教师高露娟

九(7)班 罗盛凡即使是没有鲜花的舞台,或是没有掌声的独白,但紧握着粉笔的手,总能让每一种颜色盛开,多谢您如此耀眼,做我平淡岁月里 ...



九(7)班 罗盛凡

即使是没有鲜花的舞台,或是没有掌声的独白,但紧握着粉笔的手,总能让每一种颜色盛开,多谢您如此耀眼,做我平淡岁月里的星辰。

蝉鸣声惊起了盛夏,微燥的风混着青草的气息。穿过清幽的读书长廊。斜斜懒懒的阳光铺满了校园,揉碎了一整个盛夏满怀。碎花点缀着淡蓝色的裙摆,轻盈如舞,薄如蝉翼。一个模糊的背影,映入我的眼睛。削肩细腰,长挑身材,鸭蛋脸面,见之忘俗。这或许是我对我的新班主任第一印象了。

高老师任职我们班的班主任及数学老师,在课上她的每次落笔都十分顺畅,绝不拖泥带水,好似每个数字和每条线段都如她随行,在高老师的指尖下翩翩起舞,在黑板上截然不同而又吸引人去探索的图案。渐渐的,老师的板书早已遍布每个角落了,嘹亮清脆的声音为同学们提神。当有人回答错误时,只见她眉头微微紧皱,手心不由得来回搓着,抿着嘴唇,害怕同学上课没听懂,又仔细的帮助他疏导思路,鼓励的话不约而同的说了起来。三尺不到的讲台旁,高老师用小小的粉笔书写我们求学若渴的心灵。

总有不期而遇的温柔和生生不息的希望,高老师便是。

红色的塑胶跑道上总是簇拥着穿着五颜六色战袍的战士。寒冷刺骨的风吹着人脸颊生痛。风袭来,在空气中坐着百米冲刺,“呼呼”地,声音惊动着大地。正在晚锻炼的我们正与风同行,哆哆嗦嗦的想要自己散发出热量,通红的手在跑道中僵硬的摆动。而终点往往有高老师的身影。

在寒风中为我们助威,每晚的晚锻炼她从不缺席,无论是寒冬还是酷暑,高老师都在。她在平凡中坚守,在坚守中不凡。

黄昏渲染着周围,空气中的风挑起了湛蓝色天空缓缓落幕映出泛泛格调。黑夜爬上了校园树干上的纹路,四周变得深沉了,历历在目的是高老师在办公室里写教案的模样,笔尖绽放着课堂上那些知识,在她的笔下舞着变。

见过花开的人便会懂得风的温柔,遇见高老师心如花木,向阳而生。

我将对你的爱写进微风里,然后积起来,直到无法收敛。

也许春蚕的闭幕是新蛹的诞生,落红的着地是为了新芽的滋养,鲸落的出现是汪洋的孕育。高老师笔耕不辍中用支支粉笔指点北疆磅礴,江南温柔,书写她最动人的年华。粉笔书笺,三尺青台,数载春秋五悔怨,满园桃李慰初衷。您似我尘埃里那耀眼的星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