凡——数学教师沈一凡

九(1)班李玉洁入秋后,觉光阴时快时缓,风和日丽,桂子满城。昨日的黄昏恰又映照在她的脸上,那日,她穿的是复古的碎花长裙,乌黑的秀发 ...



九(1)班  李玉洁

入秋后,觉光阴时快时缓,风和日丽,桂子满城。

昨日的黄昏恰又映照在她的脸上,那日,她穿的是复古的碎花长裙,乌黑的秀发用发带缠在一起绑了起来,脸上的皱纹不多,可两双深陷的眼窝却也有几分沧桑。她是我们新来的数学老师——沈一凡老师

的确,我对她的第一印象很不友好,总觉着她就像纸老虎一样,每天的打扮是复古优雅,就是不知道她能不能教好数学,可别真是个纸老虎,一捅就破。直到那次,我才了解到真正的她。课后,教室就和莱市一般,有人欢喜,有人愁,她不知何时走了进来,清清嗓子叫我们安静下来,让我们传看她手里拿来的本子,我还不以为然, 寻思她又整什么妖蛾子,直到它到了我手中。这上面密密麻麻的是我们的名字,还有这次试的分析!我顿时心里咯噔一下,紧赶着来回翻看似在寻求什么,直到最后一面,我的名字!还有分析,等等!这是,“基础很不错,再细心些,就更好了。”

我轻轻合上了本子,后传去,抬头看着她,今天,她也依就是一条复古的碎花长裙,珍珠发带,可她好像与那日不一样了,她好像是从光中走来的,我才知道,她名字中的那字,是不凡!我目送她的离开,久违的心才渐渐的平静下来

云卷云舒,悄悄地送走灿灿的秋日。

“ 念到名字的,到我办公室来。"这一句话, 让所有嘈杂的声音都沉寂了下去,所有人手里都捏了一把汗,不知谁又要被叫去“喝茶”。可让人没想到的,这其中竟还有我,我怯怯走去,心也似要跳到了嗓子眼,“还有你啊!”沈老师的尾音拖的很长,像在表达她的不可思异,我头狠狠地低了下去,不敢看她“我看看,作业做的不错,只是有几个小细节没注意。”听到这,我悄悄松了口气,“拿回去看看吧,我相信是你的话很容易就解决。"说罢,她合作业递给我。眉目间满是慈爱,“去吧。”

沈老师满天下的桃李印证了她的不凡,她是最有责任心的人,如满园桃李中的园丁;她是最有耐心与慈爱的人,如无数迷茫的心的一盏明灯。她的职业是平凡的,她只不过是一名人民教师,可她的心是不凡的,那一幕幕,那一个个日夜依然清晰如昨,每每令我感慨,一人一笔一目标,一师一言几时?

平凡的岁月,深埋心底的永远是我与沈老师的点点滴滴的回忆。世界就像被老天爷点击着的鼠标,永不疲倦地按过春夏秋冬,我把那些美好的时光小心翼翼地锁进匣子,共度好时光。

她如夜幕中最亮的北极星,指引我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