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“鲲”非彼昆——体育教师尚杨昆

九(1)班 颜玺玟他明明是位体育老师,可总是在鼻梁上架着一副方方正正的黑框眼镜,显得老气横秋,黝黑的皮肤更是衬得他更加奇特。起初, ...



九(1)班 颜玺玟

他明明是位体育老师,可总是在鼻梁上架着一副方方正正的黑框眼镜,显得老气横秋,黝黑的皮肤更是衬得他更加“奇特”。

起初,我并不觉得他身为老师,有哪里值得我们喜欢的,因为他总是时而严肃时而古怪。

当我刚跨入初中的校门,就已然了解了长跑所带来的极大痛苦,只是觉得长跑就是给我们徒增烦恼的无聊运动。可是,终究难逃啊!每一日的清晨,当暖阳还在冉冉升起中,我们一群“新手长跑玩家”早已迈开了腿,喘出一口又一口粗气。我却非要当那“不一样的烟火”,远远地落在队伍之后,他手持话筒,不停地在寒风中一遍又一遍的劝说:“你现在不努力,什么时候努力!还不赶紧追上去!”可是我却不以为然,如同老爷子散步似的悠哉悠哉地闲荡着。

这不,报应来了,我们被要求测试长跑!

“老尚来了,快快快,快站好!”一声声急促充斥着紧张激动的心情,我也莫名被带动了情绪,立马挺直了腰板,摆好了姿势,似将要登上战场的新兵,心脏不停的跳动着。

哨声一吹起,我飞也似地跃了出去,恰如在海面上时而翱翔的飞鱼,轻快灵活。接着,步伐越发沉重了起来,拖得我满头大汗,累得我气喘吁吁。果断的,我放弃了奔跑,双手掐着腰走起了路,任凭老尚的催促,都对我不起丝毫的作用,只顾低着头,然后慢慢地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去。他怒气冲冲地大步迈向我,抬起了右腿,装作要踢我样子,我立马向前冲去,他才肯收回腿,善罢甘休。总而言之,在我的悠荡和“努力”之下,也算跑完了全程。

最终,我瘫在一边,他一脸怒气,对着我一顿数落,仍有一句话让我至今铭记:“我就不信你要是真的认真跑,会跑的那么差吗?自己不努力,就不配辩解!”

自己不努力,就不配辩解!这句话一直打击着我的内心,一时竟抬不起头来,只能憋着一股怒气,让它灼烧着我的内脏,火辣辣的。

我的自信心很是受损,可是他越是打击我,我却越想用实力证明自己。大概是五个多月的坚持,我磨练出来新的自己,决心让他知道我才不是那种软弱的人,怎会被区区几句言语打倒在地?又是一次测试,我吸取了上次的教训,慢慢地加起了速度,如一匹鬓毛顺滑的黑马,驰骋在宽阔无垠的草原之中,从鹿群之中脱颖而出。我跃过终线,又瘫倒在地,冲着天空举起了大拇指,老尚他这次又走了过来,不再是数落,而是背对着我看向我眼前的那片天空,也竖起了大拇指,接着双手背在了身后。

他缓缓张口,道:“跑的还算凑合吧,但是你还是能跑的更快的。”说完点了点头,便走开了。

好哇好哇,您这一手妙计激将法,可是把我弄明白了哇。但是,我还是要对您表示感激,或许没有您这么一打击,我会放纵自我,保持随意的态度吧。

将您比作鲲,也是我心之所想,因为鲲之所向,人之所欲,没有这盏指路灯,我又岂能发现别样的自我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