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暖·身影·桔——政治教师王洁

九(7)班 夏子媛大雁的啼鸣漫过山野,风拂去空中最后的燥热,余晖的雀跃打翻地平线的调色盘,我与您相识在这场秋。初见,厚重的镜片下遮 ...



九(7)班 夏子媛

大雁的啼鸣漫过山野,风拂去空中最后的燥热,余晖的雀跃打翻地平线的调色盘,我与您相识在这场秋。

初见,厚重的镜片下遮不住您见到我们时的喜悦。上下打量后,开口道:“我叫王洁,你们的政治老师。”此时,您已在我心中贴上了标签——温暖如桔一般。

熟悉,一年的时间,我们了解了彼此。偶尔会称她为洁哥”。洁哥最大特点:催。每当有人学习下滑时,她总会加紧督促。很不幸,这次我被“催”了“心大”的我并未注意事情严重性,继续嘻嘻哈哈。下课了,我刚想回头与同位讲那个笑话时,您着脸,手臂下夹着政治书与几张纸,直径走向我的身旁。倏然,我的身体一僵, 眼神乱瞟。您神情凝重,头微摇“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。”摔下一张单,转身走过。单子上,我的名字被重点标住,且唯一个带上了星号,望着渐远的身影,心底的愧疚涌上心头。

几个月前的我可是您心中的骄傲,可如今……望向与我同一段层的人现在早已超出我的视线我真甘放弃吗?

走在校园小径上,红枫掠过头顶,呼出的气体带着香橙味,枝桠留下交错阴翳,拾上一片火红的枫叶,我扯了扯嘴角。不,我从未想过放弃,小径上的我也只是在筹谋着涅盘计划,我要追上光,再至变成光,让那份骄傲重回。

那片枫叶,叶脉上包含着对秋的渴望,如我对涅盘重生的决心一样。如此,我把梦想藏在秋枫中,闯过灯火阑珊。

后来,您的声音常常在我耳畔响起,办公室我也成为了常驻嘉宾。每每累时,望向您。您的眸子仿佛有星星般,闪砾着。注意到我的目光时,快步走来,低下身,着头,用手将发撩到后方,目光看向我的书本,手指点着,我随着您的指尖。倏然,发现那指缝中还残留着粉笔灰,与那上方的淡粉成了一道“过界”。您轻敲我的脑袋,“好好听,别走神。”明白后,我冲您笑了笑。接着,收到其他同学的信号的您转身急匆匆地走了。望着您的身影!稍快的步伐……我又想起那个背影,还是一样。

天边,留恋于暮色曳微醺的云彩,画笔蘸上颜料,给天上色,云翳被刷上温暖的桔。正如您带给我的温暖,为我的初中添上了新的颜色——桔。

洁哥,来了。”某位同学大喊了一声,我转头看向您,笑了笑。您仍板着脸,拿着几本厚厚的教材!嘴上说道:“快回自己位上去。”一切未从“变”——桔色调的温暖,那个身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