朽木可雕也——语文教师刘含芝

九(2)班杨渐起距离中考两百天时,我终于如愿以偿地提前拿下一个满分——体育。当时真有一种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的畅快,仰天 ...



九(2)班杨渐起

距离中考两百天时,我终于如愿以偿地提前拿下一个满分——体育。当时真有一种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的畅快,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的痛快淋漓。

一个个温馨的下午,一次次痛苦的呻吟,一遍遍重复的动作,可成绩却也一如既往。两厘米,仿佛中印之间的那座宏伟的珠穆朗玛峰般,是无法跨越的鸿沟,上限似乎已经止步于此。五十九分,成为了我永远的最高分。

丝丝凉风从头顶上拂过,狰狞的面容和驼下的腰,一瘸一拐地搀扶着楼梯扶杆上楼,光的影子低下了高贵的头,做认输状,真的,只能就这样了吗?这个该死的念头一直笼绕在心中,久久不肯离去,困于心,衡于虑。难道真的有努力无法打破的枷锁,越过的坎沟吗?

不,你可以的,你一定可以的。咦?这声音似乎并不来自我的内心,我循声望去,身后一个不那么高大的声影屹立在我面前。风,也变得柔软,温和。一缕光在空中绽放。

我曾无数次在深渊中妄图放弃,但在深渊之外,却总有一股声音无条件地给予我信心和希望,是这深不见底的恐惧中的一点星光。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。我重拾过往的毅力和坚定,放下过往的失败和沮丧,来迎接新的开始,面对屡见不鲜的对手,这一次,我一定要赢!

可懒惰也要掺杂其中,对我倒戈相向,大课间三圈四圈的冲刺让我筋疲力竭,只想瘫倒在地上,贪婪地大口吮吸着每一方空气,至于压韧带什么神马东西,早就抛之脑后,忘得一干二净,一腔热血散得无影无踪。每当这时,她的声音便如期而至,在我的耳边萦绕“杨渐起,你有在认真压吗?”这一声,敲响了警钟,我便如垂死病中惊坐起,一个鲤鱼打挺“噌”地坐了起来。

挺直背,双手垂直向上延伸,全身放松,然后将力凝聚在指尖,向脚尖推去。再往前一点,滴答,滴答,你可以的,再用力向前,滴答,滴答,加油,还差一点你就可以满分了!滴答。十秒的倒计时结束,我长舒一口气,无力地倒下去,凝视着天空,很蓝,很暖。

又是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我激动地冲向操场,开始热身,身体却不由自主地打颤。我又一次想要打退堂鼓,一双白色却能明显看出时间留下的痕迹的鞋子,在余光中出现在我的脑海里,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,无数个春夏秋冬,日日月月,昼昼夜夜,都陪伴在我身旁的信念,我强咬紧牙关,两道泪痕隐隐约约地浮现。

深呼吸,收腹,推!我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期待地看向最终成绩,害怕却迫切……满分!声嘶力竭的吼声响彻整个操场,我一跃而起,目光急切地扫过人群,想要找到那个身影,看到了,那个等待许久的身影。我噙着泪花跑过去,拥向您,紧紧地抱住,谢谢您,刘老师。

无朽木不可雕,无玉不成器。